法院文化

当前位置:首页 >> 法院文化

舞者的寂寞
发表日期:2012-09-17【编辑录入:郫县人民法院】
            去年的诺贝尔文学奖花落他乡,成为勒氏的囊中之物;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尚在酝酿之中,但被国人拿到的可能性实在渺茫。我们的文人墨客对此倒是波澜不惊,甘于寂寞,或者是卑之无甚高论,显出一副失落许久之后的麻木状。这也无可厚非,毕竟,经过一次又一次的失望之后,无论是反省也好,绝望也罢,安静一会儿总是应该的。

不过,今天中国文坛陷入低潮,作品整体水平不敢令人恭维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。这称得上是一个“大雅久不作”的时代了。我们一向有混乱的经济学、贫穷的哲学、幼稚的法学的说法,现在看来,至少还要加上一个无奈的文学了。

的确,现今中国社会的商业味太浓,功利性太强,大家不甘寂寞,熙熙攘攘,为的都是利来利往,难得有人沉下心来做点学问。部分人为了吸引大众的眼球,希望在茫茫人海中“鹤立鸡群”,往往不计手段,自我炒作,花样百出。例如,先是有人在大街上裸奔呐喊试图扬名立万,此人经查居然精神正常。后又有芙蓉姐姐惊艳出场,她骚首弄姿的表现着实让我们大吃一惊,但在姐姐之后,再出些芙蓉哥哥芙蓉大妈之类效果显然差了许多。君不见凤姐口出惊人雷倒众生之后很快就“泯然众人矣”。芙蓉姐姐倒是功成名就,红了一把,只可惜好好一个花名,硬是这样被糟蹋了。怪事年年有,今儿个特别多,为博大众嫣然一笑或勃然一怒,诸位君子可谓花样百出。对此,我们在经过种种光怪陆离场面的短暂迷惑之后,终于回过神来——原来人真的可以无耻到这样的地步!

文学与上述骚动相呼应的是掀起一股脱衣风,或曰下半身写作,大家不管真脱假脱,反正是一拥而上,必先脱之而后快,脱得一地衣服,脱得不亦乐乎。什么《在70年代的乳房上奔跑》啦,《决不堕胎》啦,《有了快感你就喊》啦,《从呼吸到呻吟》啦等等,不管内容如何,反正名字给人无限遐想。大家果然对此想入非非,纷纷拥入书店,购书的时候,脸皮薄些的不免有些面红耳赤,脸皮厚的则是一脸坏笑。不论读者读后感想如何,作者们着实赚了一笔。那真是衣服一脱,黄金万两啊。

脱吧脱吧不是罪(只要不是太过火),一个愿脱,一个愿看,何乐而不为?问题是,衣服毕竟有限,当被脱得一丝不挂的时候,脱衣舞晚会只好暂停,这也是脱衣文学缺乏后劲的直接原因。以后的表演,尽管还是脱,那却只能是脱了再穿,穿了再脱,延续至今,没了新鲜感,恐怕是后继无人了。       

脱衣文学的出现,是社会急功近利的产物,是欲望表达的泛滥,也是文学滥情商品化的后果。当作家离开了本应坚守的精神阵地而被物欲化的时候,脱衣文学的出现也就可以很好的解释了。同时,作家们一味追逐商业利益,也是现实的生存需要被无限放大了的必然,是对自我价值的严重不自信。尽管写作者们也打着发掘人性的幌子,但其实却干着只写性不写人的勾当,内容无非借情色赚取部分人的目光,真正的主题大概只有两个:物欲和性欲。文学的精神和实质早已被抛到九霄云外了。文学工作者的堕落,使得文学这一担负圣洁使命的精神载体沦为直接地宣泄欲望的工具——“我不是随便的人,我随便起来就不是人。”

作为社会科学的重要方面,文学和法学被可谓双擎并举。文学的地位至关重要,尤其是在社会历史的转型期,文学更是担当着号兵和旗手的角色。上个世纪初的新文化运动的兴起成就了五四运动,进而开启了中国社会的新时期。当今中国社会剧烈变化的程度不亚于其时,在我们这个时代,面临着许多尖锐现实的社会问题,像贫富差距问题、教育问题、医疗问题、失业问题、民主法治问题等等,每一样都值得我们深思。文学的使命,到底还是应该关注这些大众化的问题,关注这些涉及国计民生的问题。我们的号兵和旗手此时却有意无意的失掉了职业的敏感,对此没能倾注应有的关注,倒是急急忙忙拥进争名夺利的大潮之中,使真正纯粹的文学成为商业化的牺牲品,也使众多的社会问题得不到表达和揭示。正所谓大雅不作,哀不能陈。文学工作者们的失职,正在这里。因此,好脱的文人们,假如良知尚存稍许,最好还是留下那最后一块遮羞布,就算是保留文学的最后一点尊严吧。

    在对社会主流价值的重塑、培育优异的人文精神、以及对社会的正确引导等诸多方面,文学以及做文学的人显然已经严重失职了。其对社会发展的长远的不良影响,尚待评估。我们目前明确知道的就是:如此下去,我们不但离诺贝尔奖渐行渐远,就连产生一个拿得出手的大师级人物也是一种奢望罢了。
成都市郫都区人民法院 版权所有 QQ群:186453422
Copyright © 2007 郫都区人民法院 All Rights Reserved
蜀ICP备08008806号-1 您是第 4393300 位访客 技术支持:朝发信息工程技术有限公司